摘要:当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这个国家一定出了大问题

世界著名的结构生物学家,现为清华大学副校长,世界著名的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在演讲中描述道:‘当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这个国家一定出了大问题’如今我们的 GDP 已经全球第二,但是看技术革新和基础研究的创新能力,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排在 20 名开外,大学是核心研究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学不以致用才能发挥出大学生潜在的能力,教育部给大学松绑。大学多样化才是催化剂,而现在我们国家非常强调成果转化,当一个大学教授有了一个成果,无论是多么基础的发明,只要有应用前景和产业转化的可能,就会有跨国公司蜂拥而来,政府和企业应该给予更多的空间而不是想当然地拔苗助长。创新人才的培养,也与我们的文化氛围有关。所以我们在创新的路上的确还背负了沉重的文化枷锁。我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做形式化的社会实践,但很支持他们选择中国欠发达的地区去看看、去体验,去认真的承担一点社会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