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巨噬细胞,作为固有免疫的重要组成部分,通常扮演抵御病原体入侵的“排头兵”和激活适应性免疫的“通信兵”。但是,在肿瘤环境中,它却禁不住肿瘤细胞释放的一些信号分子的“诱惑”,变成了“叛军”:它不仅阻止T细胞等攻击肿瘤细胞,还会分泌生长因子滋养肿瘤细胞,促进肿瘤血管的生成,导致肿瘤细胞转移扩散。

巨噬细胞,作为固有免疫的重要组成部分,通常扮演抵御病原体入侵的“排头兵”和激活适应性免疫的“通信兵”。但是,在肿瘤环境中,它却禁不住肿瘤细胞释放的一些信号分子的“诱惑”,变成了“叛军”:它不仅阻止T细胞等攻击肿瘤细胞,还会分泌生长因子滋养肿瘤细胞,促进肿瘤血管的生成,导致肿瘤细胞转移扩散。Jennifer Guerriero利用一种酶抑制剂、Sharareh Gholamin利用一种抗体,殊途同归,对巨噬细胞进行了“再教育”,使其再次发挥抗癌作用,在小鼠模型中,肿瘤生长变慢或消退并不再转移!

"